故乡 我难忘的记忆

发布时间:2020年10月08日  点击数: 【字体: 】 收藏 打印

“月是故乡明,人是故乡亲。”每次遥望生我养我十几年的故乡时,为什么我的眼里浸满泪水?原来,家乡是我的根,家乡的一山一水,一草一木,一花一物,都嵌入我的骨子里,一刻也不能忘怀……

我的家乡在四川广安地区的一个乡下小镇,彻彻底底有20多年没回家乡,没回以前居住的房间去看一眼了!虽然说家乡没有什么名胜古迹,附近也没有什么大型厂矿,但我却喜欢家乡简单的饭菜,简单的房间、土墙、土坯房,忘不了那时的纯朴、纯真,欢乐流泻在那个年代里,让人无限回味!一沟沟的趣事,一垄垄的记忆,在清浅的河沟里流淌!家乡的那条小河沟,你可否还记得当年那个小丫头,无论春夏秋冬,都会端着一盆衣服来你那儿洗洗刷刷?喜欢你清澈见底的河水,喜欢那洗得发亮的石板,喜欢看你周围一望无际的稻田,喜欢在夏天里把脚伸进水里,任由鱼儿在脚背上游来游去;更喜欢夏季里下暴雨,选择一段水比较浅的河沟,与同伴们拿着盆子把水舀干抓鱼,抓满一盆子,然后满身满脸的泥,带着满满的收获兴高采烈地回家,等着父母煮鱼吃!那时候煮鱼就用点自家的麦酱,但是却让我们个个吃得香,鱼还在喉管里,心里又在想着下次去小河沟找个大点的地段……

家门前的那棵大杏树,别了你二十几年,你是否还在?还记得当年有个小丫头,在你成熟的季节,站在下面眼巴巴地望着你那诱人的果子吗?每次与同伴玩游戏时,我都选择正对你的方向而坐,因为我知道,每到成熟季节,鸟儿也会被你那甜甜的,红红的果子诱惑过来。一边玩游戏,一边聆听有没有鸟儿的叫声,一但听见,我会借故上茅厕,匆匆忙忙跑到大杏树下,总能捡几个红红的大杏子,现在回味起来,嘴里似乎还有那一股酸甜味。

家乡水稻田边的那口老水井,别了二十几年,你是否还像当年那样浸出清凉香甜的水来?还是否记得当年那个小丫头不会挑水,不会在深井里打水,只能等别人帮忙打,然后一晃一荡地挑回家去,满满的一担水荡回去只有半桶水。那时望着大大的石缸有点愁人,但你那水的清凉和香甜还是一次又一次诱惑我向你走来,一次又一次地跑到隔壁大妈家去用木瓢舀半瓢水咕噜咕噜喝下去。喜欢回味同院子的乡邻们在吃饭时端着斗大的碗,走东家,串西家,你吃我的菜,我吃你的菜。喜欢回味大家见面时,用那纯正的乡音问,“你切饭了没?你到哪里去?”“我去坎角。”“我去高头……” “少小离家老大回,乡音无改鬓毛衰。”无论身在何处,我依然说着浓浓的乡音……

家乡纯手工制作的米花糖,我吃着它长大,它可是那个时候只有春节才能吃上的美食!因为制作过程太麻烦,要先用糯米蒸,然后晒干,还要用沙炒,最后才加花生和红糖熬,找师傅来一起放在门板上排放成型用刀切一遍又一遍,切成四四方方的,然后用我们读书的书本、报纸包装,那时没有考虑有没有毒,更不知道有没有铅,师傅忙完了回去时,给他包10封或者20封米花糖拿回去作为感谢。订了亲的娃娃家去走未来的岳母家时必须要带上几十封米花糖去,这样可以看出这家人是不是大方。虽然我现在在城里,但家乡米花糖的味道我一直忘不了,每年都会找家乡亲人给我邮寄几十封米花糖。

家乡的“陈龙”牌手工面是四川三大品牌手工面之一,该产品产生于清康熙年间,当年康熙南巡,地方官员用九龙面献贡,康熙享用后连声称赞,皆定为贡品。此产品风味独特,久煮不烂,晶莹透明,似银丝、如玉带……每次回味起家乡的手工面,都让我馋涎欲滴。常常控制不住自己往家乡打电话,叫家乡的亲人在春节时给我邮寄……

饮水思源,唇齿留香,捧起一壶茶,一碗汤,一杯酒,一生情,我只能将家乡之美和对故乡的思念定格成永恒,牵挂在脑海。

    故乡,那永远难忘的记忆时时萦绕于心……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