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夜与霓虹

发布时间:2020年10月15日  点击数: 【字体: 】 收藏 打印

有段很艰苦的日子,发生在五六年前,姑且称之为“严冬”。关于这场“严冬”的记忆,是灰白色的,不是因为有多冷,也不是因为下了多大的雪,而是因为那是一场残酷的现实,没有血淋淋的场景,没有浓密的硝烟,有的仅仅是让人望而生畏的残酷。对!灰白色的疼,却没疼在身体上,疼在了几千人的心窝里!

有三个小伙子,他们是工友,每天在一起值着白班。年轻一点的叫小张,二十四五的年纪,每天总要拿着手机看好几次有没有短信提示工资到账。小张快揭不开锅了,因为已经连续两个月没发工资了。年级稍大一点的叫小罗,总是像大哥一样去安慰小张,“别看了,没发呢,再熬熬吧。”小罗的嘴角虽然面带微笑,但仍能看得出眼角底下掩藏的无奈,这个三十出头的青年汉子,显得无比落寞。就在小张和小罗不约而同叹气的时候,去打饭的小曹回来了,嘴里操着浓重的四川口音吆喝着,“快儿来哟,今天我打了一个水煮肉片,打了一个苦瓜,一人一碗干饭,开个荤,一共21块钱,我们一个七块。”

小罗听到有肉,显得有些激动,急忙喊到,“要得,整点肉,天天咸菜自己都要变成咸菜了。”

小张在一旁掏着兜,拿出了仅有的10块钱递给小曹,哽咽着说道,“我不吃肉,我只吃苦瓜,我只给5块行吗?”语毕,三个年龄加起来快100岁的爷们,眼中似有泪花。

下午干活的时候,熟悉的短信提示音响起来了,发工资了。小罗难掩激动地喊道,“终于发了,1121块钱,钱不多好歹先过个年。”虽然这点钱远不能解决什么问题,但小罗心里却还是欢喜的。“我们晚上去南渝门吃顿火锅吧,就当团各年,价格也不贵,一人35块,酒水还免费!”“走!”“走!”两个不约而同的走字儿,小曹和小张也是很激动地附和着。

南渝门火锅是那些年当地一家价格很便宜的火锅,很实惠。“咕噜咕噜咕噜”,火锅热腾腾地冒着气儿。小曹拿着酒杯,说,“哥儿几个,快过年了,整一杯!发工资了,再整一杯!双喜临门!”说着,就将两杯白酒一饮而尽。小张跟着喝了,小罗酒量不是太好,但压抑得久了,也跟着喝了。劣质的酒精总是很辣嗓子,也很上头。没两杯,三人脸上都开始泛红了。人在酒精的麻醉下,牢骚就不免多了起来。

性子比较刚直的小罗说道,“厂子效益不好,活儿却没少干,家里老婆孩子等着钱吃饭,再这样下去咋整啊?”

小张满脸愁容没做声,小曹说了句,“咋整,只能坚持整呗,我是相信厂子能挺过去的,人还有个三灾五病的,何况这么大个企业,要有梦想。”

小罗说,“可是家里人要开火吃饭啊,我们老爷们大不了少吃点少穿点,媳妇儿娃儿遭不住啊!过了年,看看有没有门路,找点儿其他工作了哦!”

小曹说,“小罗啊,千万莫这么想,工作还是要干起走的,反正我觉得困难是暂时的,大不了嘛,哥几个白天上班,晚上去跑野猪儿嘛。”

一直不说话的小张忽然开了口,“跑野猪儿挣钱不呢?一晚上能不能挣50块钱呢?我现在很需要用钱。”

小罗和小曹不约而同的问,“咋了?”

小张倒了一杯白酒一饮而尽,眼角有些红润了。消瘦的脸上透着一股与实际年龄不符的沧桑。小张正准备再倒一杯酒喝,被小曹制止了,“别这么喝,这酒劣质的,伤身。有事儿就说出来,没什么过不去的坎儿。”小罗也嚷着说道,“就是,是兄弟就说出来,看看我们能不能帮你。”言语里,都透露着一股子四川人的莽子劲儿。

小张用手抹了一把脸,说道,“我妈,需要动个手术,是个小手术,但是得花2万多,我找了许多人帮忙,但大家都有困难。我现在是一点钱都拿不出来了,我都不知道这事儿该郎哎整。”

听到这儿,三个人顿时安静了。是啊,别说三万块钱,一分钱都能难倒英雄汉。三个大老爷们只能一杯一杯不停的喝着酒,酒虽麻痹了身体,却浇灭不了那忧虑的心。三个相交多年的朋友,日子因为那场严冬过得都很清苦,但内心却各有煎熬。小张的妈妈要动手术需要钱,小曹和小罗想帮忙却也捉襟见肘无能为力,三个喝得酩酊大醉的人,却眼睛瞪得跟个铜铃一样,痴痴望着窗外,望着那吞噬一切的黑夜……

 

若干年后,三人每每回忆起这一幕时,心里都是酸酸的。小张最后办了多张信用卡,还是给母亲做了手术,为了还债,利用周末时间出去干兼职将债务还清了;小曹最终也没去跑“野猪儿”,而是兢兢业业坚守岗位;小罗利用自己的音乐天赋,在努力工作之余,谱曲写歌,也在音乐界混得小有名气。三人心里,也从未忘记,有根的地方才会有枝繁叶茂,而这根,名为达州钢铁。

几年后,三人都已过而立之年,也都各自成家。三人还在达州钢铁工作,只不过,一切都朝着美好的方向前行着。老罗每天上班都爱春风得意地哼哼两句,“一年过了一年啊一生只为这一天 让血脉再相连,擦干心中的血和泪痕,留住我们的根。”小张和小曹也跟了上来随歌附和,“是哟,要把根留住!哈哈哈!”如歌所唱,根留住了,还发了芽,开了花。身后的根,开出了那朵叫做方大集团达州钢铁的花。

怎可不春风得意?当年为了母亲的手术费愁容满面的小张,再也不必为母亲的医疗费用发愁了。小张说,“达州钢铁加入方大集团后,方大为参加了国家认可基本医疗保险之一的且符合资助条件的员工、员工配偶、员工子女、员工父母、退休员工,在享受医保报销后经审核属预报认可的个人自付部分,由方大企业给予全额医疗费用资助。”

怎可不春风得意?当年一听有肉吃馋的不得了的老罗,有点发福了。老罗说,“吃饱了才有劲儿干活,方大为每位员工工作日提供一餐免费工作餐福利。自家办的食堂,每天两荤一素,有烧白、蒸肉、蒸鱼,吃得好得很哟!”

怎可不春风得意?有梦想的小曹,如今已是儿女双全。小曹乐呵呵地说,“工资第一次涨825元不久,我有了一个女儿,工资第二次涨825元的时候,我有了一个儿子。坚持梦想,总是对的!”

这天,三人正坐在食堂吃中午饭,熟悉的短信音又响起来了。小张说,“又发工资了,前两天达州钢铁连续四个月给我们父母发放了‘孝敬父母金’,晚上整个火锅?”小曹和小罗说,“整!”

同样的位置,以前的南渝门火锅现在叫晓秧歌,装修得甚是堂皇。三人围坐在一起,还是那“咕噜咕噜咕噜”的火锅声,小曹说,“来,先整一杯,庆祝这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!来,再整一杯,祝方大集团达州钢铁越来越好!”说罢,三人一饮而尽。这顿火锅,吃得很香,因为达州钢铁三人结缘;因为达州钢铁三人同过严冬;因为达州钢铁,三人安居乐业。桌上推杯换盏,谈笑举觞,依然酩酊大醉,依然眼睛瞪得像铜铃,看到的景色,确是窗外霓虹有光。

醉了,梦中却有呢喃:

小张说,“酒很醇!”

小罗说,“人很和气!”

小曹说,“感谢方大集团!感谢岁月静好!

网站地图